分类
简单的外汇交易策略

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

中国经济双循环不能搞“添油战术”

2008年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变动情况分析

近日,多家机构预测,未来国际油价走势将主要受需求因素影响。国际能源机构10月10日发布最新报告指出,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可能降至15 年来最低水平,2009 年增幅可能同样低迷不振;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对今年世界石油日消费量的增幅预期下调为0.5%,即增长40万桶,为1993年来的最低水平,且2009年的增幅可能只有0.8%。受需求下降因素影响,预计今后一段时期,国际油价很可能会回到本轮上涨周期的起始点,即2006年底的每桶50美元左右。

国际市场煤炭价格与油价走势基本相似。今年2月份,受冰雪灾害天气、澳大利亚洪水以及南非电力故障等因素影响,国际煤炭价格两周内上涨了34%,并在随后几个月内持续上涨, 7 月份创出每吨184.51 美元的月度最高记录。随后,在国际油价大幅回落、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实体经济致使需求急速下降等因素影响下,国际煤炭价格开始一路下跌。10月31日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离岸价已经跌破每吨100美元关口,跌至每吨96美元,较一周前(10月24日)又下跌10美元,单周跌幅达到9.4%,比7月份最高点下跌50%。与此同时,全球海运市场也处于持续下调之中。10月31日,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已经跌至885点,较一周前(10月23日)的1149点又下跌了23%。海运费的大幅下调会进一步拉低国际煤炭价格,市场普遍预计,短期内国际煤炭价格将呈现持续下跌态势。

当前,国际大宗农产品市场供需关系已经出现明显变化,供求紧张的状况已根本缓解。一方面,由于国际油价高位回落,各国生物能源政策可能会出现调整,尤其是欧洲经济衰退后,其主导的生物能源战略可能会被迫终止,这会明显减少对全球农产品的需求;另一方面,世界农产品产量和库存都将有所增加。美国农业部预计,2008 年美国大豆产量为29.83 亿蒲式耳,2008/09 年度大豆最终库存为2.2亿蒲式耳;玉米产量为122 亿蒲式耳, 2008/09玉米最终库存为11.54 亿蒲式耳;小麦最终库存6.01亿蒲式耳。美国农业部也上调了全球小麦产出和库存预期,预计全球小麦产量将达到创纪录的6.802亿吨,高于其9 月份预计的6.763 亿吨;预计全球小麦最终库存将达到1.444 亿吨,高于9 月份预计的1.399亿吨。

疫后时代要警惕中国经济金融化

自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,美国一反罗斯福新政以来 40 年的金融抑制政策,放任金融界背离为实体经济担任融资中介的服务模式,以金融创新为名,通过金融衍生品和金融杠杆投机套利,疯狂追逐利润,金融业态转变为赤裸裸的金融交易模式。至 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2008 年登峰造极,随即暴发了波及全球的金融海啸,重创全球经济并影响至今。这场金融灾难震惊了世界,也迫使美国反思并着手改革,相继推出了金融监管改革的《多德 · 弗兰克法案》和旨在限制银行自营交易的《沃尔克规则》。尽管这一法案因金融集团的强烈抵制而未能起到有效约束作用,但毕竟还是在修正错误,建立规则。

正因为没有对上述问题进行深刻思考,我们反而加快了仿效美国金融的步伐。我们新增了大量金融机构,新设的银行、保险公司等不断涌现,以赌上市、投机套利为宗旨的私募基金如雨后春笋,仅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基金就高达 2 万余家,此外还有数十万家未登记的类似企业。影子银行业务、各类金融机构的理财业务、 P2P 、上市公司垃圾股的借壳炒壳等等泛滥成灾。房地产、大宗商品日益金融化。金融衍生品以金融创新为名,甚至打着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旗号,从场内蔓延到风险更大的场外,从金融期货蔓延到商品期货,不断叠加且愈发复杂。杠杆交易、高频交易等以计算机技术为基础的算法交易像病毒一样四处流行,使得金融市场更加脆弱,危机四伏。

金融危机前的 2006 年,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为 18784 亿元, 2019 年为 61996 亿元,比 2006 年增加了 2.3 倍。 2006 年金融业利润总额为 3950 亿元, 2019 年为 29613 亿元,比 2006 年增加了 6.49 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倍,其增长幅度为工业利润增长幅度的 282% 。

2006 年,我国工业利润与金融业利润的比例为 4.8:1 ; 2019 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年这一比例为 2:1 。短短 13 年,工业利润在经济总量中的迅速萎缩和金融业利润占比的大幅扩张,说明中国经济的金融化已经十分严重,对这一趋势应该引起高度警惕。

有些观点认为,一些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占 GDP 比重远高于我们,就提出要建立“服务业大国”,这种简单类比会造成误导。我们必须澄清制造业与服务业的主次关系:第一,一些发达国家经济结构中服务业比重高,是由于制造业的发展为社会生活领域提供了技术支持,创造了需求,制造业生产率提高为劳动力向服务业转移提供了条件。服务业的发展是经济技术进步的自然产物,不应该是刻意追求的目标,也不能本末倒置、揠苗助长;第二,生活服务业是满足群众生活需求所必需,但其劳动生产率和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相对较低。我们更应注意引导发展和先进制造业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业;第三,美国近 30 年来放任服务业和金融业盲目发展,导致“去工业化”和产业失衡,而且造成贫富悬殊、社会分裂。这次新冠大疫来临,连最基本的公共卫生用品也无法保障,这是他们的教训。

2. 金融的超额利润阉割了实业投资的动力。制造业等实体产业因为投资周期长,资产流动性差,不确定因素多、风险大,理应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(一般情况,实业净资产收益率应是金融投资收益率的 2-3 倍)。但近几十年,新自由主义误导金融陷入交易市场自我服务,追求过高的息差收入、花样百出的业务模式和自营交易套利,使金融投资收益率大大超过实体经济。这又吸引许多资金转而投向金融机构,或投资、投机金融市场,使实体产业发展相对萎缩。长此以往,中国经济将失去持续动力。

3. 金融业的高薪收入误导青年学子择业方向。现在大批优秀的青年学生在选择专业时往往选择金融,而不是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( STEM )专业,许多苦读多年的理工科毕业生也转入金融业。这势必对我国科技和实业发展,以及经济增长动力产生负面影响。

融资融券是资本市场杠杆交易的主要形式。名义上融资融券是为市场增加流动性、促进市场交易、稳定市场,但市场实践却是另外一回事。在股票市场,投资(投机)者是否积极入市,要看大市氛围;熊市或市场冷清时使用融资杠杆的投机者鲜有入市,当市场进入牛市热闹起来,此时问题不再是市场缺乏流动性,而是市场过热、流动性爆棚,投机者利用融资杠杆大举入市,迅速吹大股市泡沫、透支牛市,加大股市风险。当股市泡沫破裂,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,投机者不会继续融资增持股票,也不仅是平仓或被平仓抛售股票,还会反向操起融券工具与其他衍生工具一起做空,反方向套利,助推股灾。在市场实践中,融资融券不是逆市场周期提供流动性和有助于市场平稳的管理工具,而是投机者顺周期使用投机套利的工具。 2015 年疯狂短命的杠杆牛市转瞬间变成股灾的市场实践,已经充分说明杠杆交易不是善类,而是助涨助跌的灾星。

在衍生品市场中,鲜有实体产业主体参与衍生品交易,个别被金融机构忽悠参与“套期保值”者,往往赔得找不到北。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的主力,大多都是对冲基金等以投机套利为目的的金融机构。以外汇衍生品交易市场为例,全球每天外汇交易额大约 6 万多亿美元,但其中与国际贸易和对外投资有关的交易量只占约 3% , 97% 的交易都属于投机套利。这种交易怎么能够为实体经济服务?

遍访各种财经媒体资讯和历史资料,鲜闻有人因使用衍生品交易而躲过了风险劫难,却屡屡看到欧美金融巨头因衍生品交易被断送或遭受重创。 1995 年,有 233 年显赫历史的英国老牌贵族银行——巴林银行,因日经 225 股指期货合约和看涨期权交易发生巨额亏损,轰然倒闭。美国华尔街“套利之父”约翰 · 梅里韦瑟创建的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,拥有被誉为“点石成金”的团队,却在 1998 年俄罗斯债务危机的小概率事件中濒临破产;此后原班人马东山再起,加强了风险控制,但还是在 2008 年因衍生品交易没有逃脱覆灭命运。同期因衍生品交易而破产和濒临破产的还有雷曼兄弟公司、贝尔斯登公司、美林公司等。摩根大通在次贷危机中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,同样因衍生品交易在“伦敦鲸”事件中遭遇重创。

其他因衍生品翻船的金融投资者更是不胜枚举。远的不说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和香港国泰航空公司都曾先后因套期保值合约、燃油对冲等衍生品交易造成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巨额亏损。近期又发生了中行“原油宝”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事件,衍生品交易巨亏 300 亿。

还有主权国家被误导的例子。 2001 年美国高盛为希腊量身定制了一套“货币掉期交易”方案,冲减希腊政府的公共负债率、掩盖财政赤字,以“帮助”希腊加入欧元区达标。失去约束的希腊深陷债务危机无法自拔。而高盛购买了“信用违约互换”( CDS )来对冲明知有风险的对希腊的借贷,同时还利用知情人地位,廉价收购 CDS ,又做空债务抵押债券,一方面加大了希腊的借贷成本,另一方面从中获取暴利。高盛不仅把希腊玩弄于股掌之间,还和美国评级公司默契配合,引发了整个欧元区的危机。

在 1984 年就参与华尔街开发金融产品和交易模型的理查德 · 布克斯塔伯,在其《金融的魔鬼》一书中指出:“我们试图改善金融市场的状态,却直接导致了金融市场的结构性风险,而风险的源头正是我们通常认为的创新。”“我们……增加了金融衍生工具的复杂性,因此不可避免地引发种种危机。复杂性下边潜伏着大灾难”。

2008 複雜的投機性金融商品 年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的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为美国经济注入 4.125 万亿美元,其中大部分流入金融市场。美国股市标准普尔 500 指数从 2009 年 3 月 9 日的最低值 676 点,一路上升至 2020 年 2 月 19 日的 3386 点。这种资本市场的辉煌和实体经济基本无关,而且使富人更富、穷人更穷。美国前 1% 的最富有人口拥有的财富占比, 2008 年已经为 36.33% ,到 2019 年达到 42.5% ;而占总人口 90% 的大众拥有的财富和收入水平连续 30 年下降,后 50% 低收入人群拥有的财富仅占美国财富总额的 3% 。

招商银行与贝恩财富每两年联合发布的“高净值客户”报告显示: 2018 年,中国 197 万高净值客户拥有 61 万亿元可投资资产,已经占全国居民和企业存款余额( 147 万亿元)的 41.5% ,而 2006 年这一比例为 16.1% 。这种财富快速向少数人集中的趋势,与这些年快速发展的经济金融化、房地产金融化趋势不无关系。我们必须检视我们的社会主义发展目的,不能放弃中国人民共同富裕的伟大目标,坚决铲除贫富分化的金融温床。

近 500 年来资本主义交替的百年周期,是今天的一面镜子

从 16 世纪初开启的大航海时代,先后造就了西班牙 / 葡萄牙 / 热那亚周期、荷兰周期、英国周期、美国周期四个“百年周期”,开创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。新航路的开辟和新大陆的发现,刺激欧洲商人在美洲—非洲—亚洲—欧洲间建立了跨洋贸易(金银、奴隶、手工业品等),为资本主义的滥觞积累了财富,创造了条件。虽然它们在随后的兴起过程中各有特点,但是这四个先后兴替的“百年周期”都有着相似的规律。在早期的兴起和壮大阶段,它们无一不是依靠实业起家和发展壮大,而当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资本就会转向更加轻松快捷、利润更高的金融业,即进入了最繁荣和财富最充盈的阶段。然而盛极而衰,随着资本由实体经济向金融领域的大规模转移,实业开始萎缩,经济逐渐失去动能,金融泡沫逐渐增大,加之新兴经济体的挑战和挤压,周期性的大危机将不可避免地暴发。

20 世纪 80 年代里根上台之后,大举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,美国的经济金融化愈演愈烈。与此前荷兰、英国周期不同的是,美国周期的金融化程度更高,问题更严重。一方面,华尔街以金融创新为名,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金融衍生品交易、杠杆交易、高频交易和大宗商品交易中投机套利,使美国的金融更加危险;另一方面,美国使用美元霸权和金融工具,在全球资本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收割发展中国家,破坏实体经济。越吹越大的金融泡沫终于引爆了 2008 年金融海啸。但不思悔改的华尔街在实体经济持续疲软的条件下,依然吹出了十年牛市的“奇迹”,继续透支国运。美国对金融化的执着,是资本的执着,是历史规律使然。

1. 用社会主义制度重塑金融。 在资本主义价值观体系下,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天经地义,虽然他们不乏有识之士批评金融异化妄为,但却无力改变这种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2. 在金融领域倡导简单哲学。 在社会治理、经济运作方面,最佳状态应该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,而不是越搞越复杂。本来金融很简单,就是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中介服务。搞金融创新的目的,应该是提高服务水平,为客户提供低成本、高效率、方便快捷的金融服务,而不是故弄玄虚地复杂化。

別當冤大頭!TRF的3項不公平設計,你必須知道

這是什麼意思呢?也就是說當人民幣沒有貶值超過保護價 6.3 元之前,投資人沒有損失,可是當貶值超過 6.3 之後,開始計算匯價與執行價 6.15 的匯差,而且每一個月比價一次。舉例來說,如果上個月比價匯價是 6.4 元,就等於賠了 0.25 x 50 萬美元 x 2 = 25 萬美元,如果這個月比價匯價是 6.5 元,就等於要再賠 0.35 x 50 萬美元 x 2 = 35 萬美元,第二個月賠的錢不能扣掉上一個月已經賠的錢唷!所以如果人民幣整波趨勢看錯,賠錢的金額是無法估計的。反之,如果人民幣升至 6.075 ,銀行啟動中止契約,投資人可以獲得 0.075 x 50 萬美元 = 3.75 萬美元。

這是一個只准人上桌,但不准人任意下桌的賭局,除非莊家說不玩,那為什麼還有投資人願意去參與呢?從契約的設計來看,執行價距離中止價比保護價要近,投資人似乎很輕易地就賺到 3.75 萬美元,如果用投入本金 50 萬美元來看,報酬率是 7% ,經過銀行年化報酬率的包裝,這極有可能是一個年報酬率超過 80% 的投資 ( 如果第一個月匯價就升至中止價 ) ,也就是因為有這一個包裝,讓不少投資人趨之若鶩,卻忽略了選擇權賣方獲利有限、風險無限的特性。

或許有人會問,既然是做選擇權的賣方,應該有權利金收入吧!很抱歉,在 TRF 的設計中,直接把權利金轉換為執行價與保護價的匯差,所以就算匯價沒有突破保護價,投資人一樣沒有權利金可收,這是第三個不公平的條件。

或是本文作者 陳唯泰 的 FB 粉絲專頁 à http://cmy.tw/004IOn

從事金融證券業超過 12 年,合格證券分析師,現於 CMoney 全曜財經擔任顧問、財經主筆,並且是證基會以及中正社區大學講師。

投資首重總體經濟的多空循環,並結合基本面選股與技術面操作;認為「擇機入市」才是股市投資的獲利法門。目前有 2 本著作:「相信我,你的錢賺不完」、「台股股民曆」。

聂皖生:正确认识和了解金融衍生产品

警惕美借“非法捕捞”破坏我渔业活动1

警惕美借“非法捕捞”破坏我渔业活动

警惕美借“非法捕捞”破坏我渔业活动

有效防範生物武器威脅的建議2

有效防范生物武器威胁的建议

有效防范生物武器威胁的建议

信息 1

关于消除公民网络身份严重威胁的建议

关于消除公民网络身份严重威胁的建议

圖片1

重建赋税体制,加强区域平衡和实体经济

重建赋税体制,加强区域平衡和实体经济

01

中国经济双循环不能搞“添油战术”

中国经济双循环不能搞“添油战术”

01

凝聚中东侨力 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